?老楼主已经快被气的七窍生烟了,当时就冲着灵雀吼道:“究竟是谁的种?”

他期盼了那么久的从孙子,竟然不是自己孙子的这简直让他不能原谅。

灵雀低头头吓的浑身发抖,她不敢说话,甚至不敢抬头看人。

半夏又看了一眼暗处,魅影立刻将一个鬼面侍卫给拎进来。

道:“君后,您掉入陷阱那天他在暗中查看,已经证实就是他挖的的陷阱。”

灵雀看到那鬼面侍卫瞳孔一缩,这下完了全完了。

惊雷也将灵雀的婢女给丢过来道:“说出实情饶你不死。”

那婢女立刻指着鬼面侍卫道:“是他跟灵雀小姐通奸,灵雀小姐想要尽快要一个孩子然后逼迫影少主娶她,所以就选择了死囚犯澜。”

灵雀当时就气的起来冲过去,撕扯那婢女的脸:“你这个死贱人叫你乱说话叫你乱说话,打死你,打死你。”

“澜。”

月北翼挑眉。

骤风拿下澜脸上的面具,瞬间露出他那张清俊的面容。

“为了这个女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本君的底线,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澜跪在地上:“属下自知该死,还请君主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了灵雀。”

月北翼冷然:“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老楼主捂着自己的心脏,这会受的刺激已经够大了。

他指着澜问灵雀:“是你让他挖陷阱来害半夏的?

你究竟为什么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