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城表现出一副对此兴致缺缺的样子,然而实际上他也在竖起耳朵听着。

????从边际世界开始,邪神、表世界以及各种危险就一直如影随形,这次里世界发生的这些离奇的事件更是让姜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神谷凉真和“蜉蝣”的战斗让姜城见识到了这个世界顶尖的战力到底是什么样的,而对于这一切的好奇心也前所未有地高涨。

????毕竟在这个世界中,掌握了情报,就等于获得了更多的生机。

????“船长”听完了周坤的情报,考虑片刻之后开始分析。

????“我猜,这一切应该是‘蜉蝣’的主使,包括那名逆种主神,也是被‘蜉蝣’给利用了。”

????周坤:“嗯?此话怎讲。”

????“船长”人偶的纤细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话语流畅,思路清晰。

????“逆种主神闯入里世界,最终被生擒,这怎么看都不合理。即使是临京市,也有大量的高阶主神和轮回者,还有神谷凉真这样掌握着主神格的强者,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不仅如此,他还一路上留下痕迹,不断杀死无辜的受害者,显然是为了引起注意。”

????“也就是说,他的目的并不单纯是为了逃走,更是为了引开人类中的强者。这样一来,‘蜉蝣’在主神学院中对神谷悠平动手时,没有人能及时赶回去——除了拥有主神格、对空间法则感悟极深的神谷凉真。”

????“也就是说,逆种主神以这种自杀式的行为引起人类强者的注意,就只有一个目的:为‘蜉蝣’和神谷凉真创造一对一战斗的机会。”

????“恐怕对‘蜉蝣’而言,借此机会重创神谷凉真,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周坤的人偶,表情充满着疑惑:“但是,动机呢?‘蜉蝣’凭什么能让这名逆种主神这样为他效力?”

????如果按照“船长”所说,逆种主神几乎等于是牺牲自己,为“蜉蝣”创造机会,这并不合理。

????毕竟逆种主神唯一听命的只有邪神,“蜉蝣”是人类,没道理能把一名逆种主神控制到这种程度。

????“船长”胸有成竹,说道:“一是利诱,二是欺骗。”

????“之前,‘蜉蝣’曾经求购过黑暗猎人的心脏。”